雨亚x酱

Just like fire✨

欢迎勾搭和建议_(:з」∠)_

姬友文的人设

她家女儿和我家儿子hhh| ू•ૅω•́)ᵎᵎᵎ

看看就好_(:з」∠)_

〈味音痴〉 梦 (填词而已)


〈米英〉梦

填词:雨亚
原曲:《白玫瑰》/《红玫瑰》——陈奕迅

睁眼看这天空朦胧
转身闭眼又一场梦
梦中每幕场景留下的痛
倒映在雨中
想起那双蓝色眼眸
终究不会再属于我
恍然破开梦境
眼角湿润多希望是梦

伦敦的街道人来人往
路过的人都有不同
只是心中那张熟悉面孔
再也不会扑进我的怀中

When you're free,I forever fall asleep.
Do you know the speed of my heartbeats.
Get slowly until it stop beating.
Until I can forget you then.
But I Love you.

红茶的温度已经渐冷
却已没有人来填充
钟声敲响那一声的自由
患上那一身病痛
后花园的紫色花朵
依旧每一年都盛开着
只是赏花的人
已经远去 不再陪着

Listen to me.
我亲爱的人
你的自由已在手中
愿你能够每日绽放笑容
别再展露那日雨中面容

I Love you forever my darling.
即使心中已有了裂痕
伦敦雾在你离开以后
总有一天有天使将它驱散
在童话中

下午茶的时间敲响了
烤炉中的香味逸出
张开了口 习惯性动作
才忽然发觉人走茶空

桌上的甜点渐渐变凉
两份蛋糕有一份残留
再没有人笑着说出那句
这个真是世界上的美味

今夜伦敦城又下起雨
仿佛回到那日分别时
绿色眼眸还是又闭上了吗
再次深深沉入那个梦中
展开笑容

(其实吧....我求唱啊hhhh(*/∇\*))
(有人喜欢我会很开心的٩( 'ω' )و )

真-小短漫_(:з」∠)_处女作说明|・ω・`)

画技还是一样的渣_(:з」∠)_

不喜勿喷就行hhhhh😂

还是和学妹约的图文,再次说明自己身为极东党〔我都快要不相信你了....(๑•ี_เ•ี๑)〕

随便看看就好,极东的文其实已经开始写了,学妹约的露中文也是_(:з」∠)_有想看的就发吧....〔其实不管怎样都会发出来玩玩_(:з」∠)_〕

草稿流_(:з」∠)_露中哦_(:з」∠)_

本来是极东党的,学妹是个露中,说要画张极东给我,激动了好大半天,特别开心,然后我转眼想想让人家露中帮我画极东是不是不太好,就用自己的渣画技画了个露中送给她(๑>؂<๑)

在想毕业了就好好画一张给她吧(「・ω・)「然后开始写文,开极东!(⑉°з°)-♡

闲来没事给自己做了个头像hhhh~( ̄▽ ̄~)~

【谎言.嘘】Another Story 填词

【谎言.嘘】Another Story
    致团浅@阿浅

原曲:嘘——秦基博
填词:雨亚

从出生就被神明抛弃的我
从开始就学会用谎言和微笑
为抢夺去换取他人的信赖
丢了所谓人情的物

【人不就是为了生存才存在的生物吗】
【为了活下去做什么都没有错吧】

今天的自己依旧面带微笑
为能够得到什么正说着谎话
说真的
这麻木无趣的滋味
已经不想再次出演

用纸页来满足自己从未体会过的感情
这次就做个普通人
但这些故事中的男女只会懂得说我爱你
难道不觉特别幼稚
但某一刻
有什么
出现在了眼前
似回味无穷

这一次
终开始
学着去
寻找真实感情

因谁的宝藏而牵动的自己
又带着谎言踏上了这片土地
偏过头 看向略带仓促的女孩
向她展露出一个微笑

【本是为了夺取什么】
【才来到这个岛屿】
【却有这样一个女孩】
【先从她所写的文字中】
【牢牢地抓住了我的心】
【又从她的这个人上】
【发觉到了许多有趣的东西】
【这次】
【似乎有什么在悄悄萌芽】

开始变得奇怪的我
奇怪的放下所有谎言
想要一个人的心
忽然冒出来的占有之心
其实已经帮自己做出了那个决定

这一次
丢下谎言

牵住她被画笔折腾的手
永远不放手

如今
已得到
在书中
幼稚的爱恋
这一次
的誓言
绝不会
再是谎言




(懒得不想写文_(:з」∠)_最近好爱团浅,太有爱了)

【未完成画作】填词

【未完成画作】致团浅

原曲:造花的距离感

被传送到异世界的少女
今天又再画着些什么
还没有完成的画作
到底 还缺 什么

又再一次拿起画笔
十字架又落在谁额头
明明是最熟悉面容
为何 下不了 手

记忆中的 黑发的少年
是在心中深藏的悸动
想用这画作 传递出去
在梦中喧嚣的心愿
未完成画作
还缺些什么
白纸已被橡皮擦擦破
还在等待着 总会有一天
能把心中声响传达出来
啊啊


漫步在这片海滩上
试着去寻找遗失的梦
抬起头第一眼看到了谁
心跳慢了半拍

梦中反复出现的人
猝然出现在了面前
画作中缺少的部分
好像有了答案
抓住了他

【未完成的画作还在画室静置】
【无法下手的地方好像有了灵感】
【黑发少年带着微笑在我身边】
【就这样又过了多少天】
【拿起画笔再画完最后的部分】

今天心跳有些不寻常
是为什么呢?
啊啊 啊啊
未完成画作
已经完成
现在是否要交给那一个人
心跳的声音
快要溢出
鼓起勇气上前对他说
/最喜欢你了 从多年前开始
/就一直对你动情
小心翼翼 看向他眼中
察觉到他同样的情感

未完成画作
已经完成
现在牵起画中人的手
一直紧握着画笔的右手
如今已经找到了归宿
哇哦哦

心跳的声音 已经变成
两人爱恋的最大公约数
勾起的小指
永世的守候
已不用在用画作记录
已经完成的画作

〔狐妖说〕片段 脑洞向

〔偶然想起我儿砸夏觞和空海的故事〕
〔就像来一发小段子,纯属脑洞〕
〔来自和姬友一起想的快穿第二世界〕

如果说,人和妖注定不能在一起的话,那么佛和妖的结局是否会更加惨烈?

夏觞永远也忘不了他所做过的最后悔的决定。

在系统告诉他空海身边即将发生危险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念头不是如何保护他,而是如何逃命。是的,即使这一次他变成了无所不能的大妖怪,系统给的金手指也是十分充足,然而身为人类,本性难改,逃命这个词在心中不停的喧嚣。

直到有一天他听见同族的人呼唤他,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就下定决心离开空海身边,为什么呢?为了生存啊......

这是在这个非常时期来的很及时的借口,夏觞开口告诉了空海,他以为一直宠着他的空海会摸着他的头对他说一句〔好〕,但实际上换来的确实一句,

“你走啊,走了就别再回来。”

原本还有一丝暖意还有一丝不舍的情绪,瞬间消融,他以为自己会很愤怒,然而当他看见空海那清澈的眸子的时候,却还是不忍心对他发脾气,只是留下一句,

“我走了,要好好照顾自己。”

三天后,夏觞才明白为什么,空海要说出那句话,那句令他潸然泪下的话。

其实当他离去后第一天看见许多与空海同行的人进入空海的寺院的时候,他就已经差不多察觉了,就正如系统所说的一般,会有危险发生,因为空海遇到了麻烦。

一切都起源于某一天,一只调皮的狐妖忘记戴上压制自己妖气的菩提珠。是的,夏觞身为九尾灵狐修炼千年,妖力十分强大,但是他却不知如何压抑住自己的妖气,总让心怀不轨的人抓了去,但是在离国这样的除妖大国,人们只当妖怪是不洁之物,需要消除。

从不害人的夏觞为了从黑市逃离,便从朝国逃到了离国,本是会被抓住后除掉,却幸运的被好心的空海见了去,空海看它生性善良,就养着了。

那串菩提珠对于夏觞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所以那天没戴就出门的他也知道这会带来些什么灾难,但他绝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整个离国的除妖师都认为空海是那只九尾狐妖。

当他急急忙忙的感到寺院的时候,寺院已经被笼罩在一片绿光之中,夏觞知道,这是除妖的最后一个步骤——火烧。但这火并非普通的火,而是离国独有的灵火,用妖灵花做成燃料——顾名思议,妖灵花便是死去的妖怪的灵力驻足在土地上,接受大地灵力从而盛开的花,这种花妖怪干吃会提升妖力,人类干吃会立即死去,但若用这种花作为燃料来引火,妖怪只要味道其释放出来的气味妖力便会降低,若不幸被起焚烧,则立即死亡,没有再次修炼成人的机会。

夏觞躲避着灵火,寻着空海的气味匆忙得来到了他的所在地,因为妖灵花燃烧释放的气味,夏觞已经有些感觉头晕了,若不是因为本身妖力强大,恐怕是早就昏倒了。

夏觞慢慢扶起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空海,摸了摸空海柔顺的长发,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的手感,就是多了些灰,

“子安?你怎么来了,快出去!”空海睁开眼睛立即大声喊到,他那嘶哑的声音让夏觞感觉心里一紧,夏觞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摸着空海的长发,但是空海明显的感觉到夏觞的妖力正在极速下降,

“你快走啊,这样你会死的。”空海的声音有些带了哭腔,却还是能听出来其中的低沉——如此富有磁性悦耳的声音,

“那么,和尚,你是妖吗?”夏觞问道,
“当然不是。”
“所以你不是妖,是除妖师,还是一个当了和尚的除妖师,是吗?”
“是的。”
“这就对了,那你就不应该以除妖的方式死去。”夏觞将手放在了空海的胸口,运转了妖力,空海立马察觉到,夏觞这是为了救自己在用他的妖力治疗自己里里外外的伤。

空海不愿意他的小狐狸死啊,匆匆忙忙的想要推开,但是人的力气怎能比得上妖,即使你已经快要修成佛了。

那一刻空海又知道了一个小秘密——原来,这小狐狸是真的也喜欢他的,不然,明明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却为什么愿意自己成为下方呢?

空海笑了,却还是不愿意这小狐狸离去啊——
“子安,你走吧,我会活下来的。你——”

话语未落,口腔便被堵住,空海吃惊的开着眼前放大的脸,那张脸苍白的带着一丝蛊惑。

夏觞的身体正在渐渐虚弱,他知道自己会死,所以不想留下任何遗憾,第一次主动吻上自己怀里的人,

“我不会死的,我是妖啊。”夏觞还这样说到,
“我喜欢你,和尚。”

“子安......恩,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我爱你,离愁。”最后,夏觞在绿光中笑着对他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多少年后,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只九尾灵狐被一个和尚捡了去,和尚明明是个除妖师却没有除掉这狐狸,也许是报恩,在最后那和尚遇难的时候,妖狐用了自己所有的妖力救了和尚,连本型也没留下,而那和尚最后修成了佛,发现这狐狸的妖灵还尚在,一世又一世的寻找那狐狸的转生,到现在也还寻找着。

诶,你说那个和尚现在在哪?

还能在哪,人家是佛诶,当然在天上咯。


试问谁知道,多年前,有一只狐狸和一个和尚相爱。

——END——

〔酷拉皮卡〕少年(又是一个摸鱼填词)

〔少年〕致 酷拉皮卡
温馨辛福的家园
一夜之间全部毁灭
伴随血色侵染土地 遗失的双眼
少年留下的泪滴伴多少无言的悲语
决心要独自走下去

就算遍体鳞伤 苟延残喘
这份爱也好这种情也好这个梦也好
如果全都丢弃的话就能变足够强大
那么这代价
也可以去担负

锁链诞生的那刻就将谁紧紧束缚
心脏处便多了一把尖锐的刀
但若这样就能够找回遗失的东西的话
再疼痛的伤也愿承受

少年火红的双眸火焰般艳丽
但又有谁知这一种美丽带来了罪孽
决心后所承受的那份重大的代价
在双手被染红这一刻觉醒

被锁链缠紧的那具身躯
放弃了爱放弃了情放弃了梦
当右手的锁链夺取两只蜘蛛的心脏
少年空洞的告诉自己是对的

即使已遍体鳞伤
手中的锁链依不放

【伊奇】禁忌爱恋(填词而已)(有的地方暗喻污)

【禁忌爱恋】致伊奇
原曲:《以父之名》周杰伦
填词:雨亚

在黑夜之中谁轻柔踱步
带着死神来到的温度
当曲肢使出没人能看出
在下一瞬间夺取那人温度

谁来到此处
谁驻步停住
黑色发融入夜中
张开双臂拥抱住双手沾染血迹的人

打开这扇禁忌之门
享受这份爱恋
血液中流淌的
相同DAN的感觉
才能够去懂得
体会完美的爱恋
巧克力香味
唯一的美味

哥哥摸着弟弟的头发
说着你属于我吧
绝对不许离开
就呆在哥哥怀里好啦
你所需要的一切
绝对无条件满足
你只需要听哥哥的话做一个傀儡

现在倒数四三二一
牵起弟弟的手漫步
黑色的猫窝在角落
无光的眼眸还瞧着
银发小孩不要逃走
别想在别处停留
用爱形成的针会禁锢你的
可别想逃跑请别想逃跑
这样惩罚会到
是要行鞭留下痕
或电流通血道
这样他可舍不得
千万别再刺激他
血红的味道
这样开始做业更好

四三二一
现在推开
这扇禁忌的大门
最最秘密的爱恋
(a ya ya che ke che ke a ya)
圆头钉会接受电流
擦出火花
刺激身体的最最深处
(a ya ya che ke che ke a ya)
最最亲爱的弟弟啊
请看哥哥的双眼
只有你的身影在
(a ya ya che ke che ke a ya)
最可爱的傀儡人偶
由谁创造
谁看着银发的娃娃在笑
(a ya ya che ke che ke a ya)

现在倒数四三二一
牵起弟弟的手漫步
黑色的猫窝在角落
无光的眼眸还瞧着
银发小孩不要逃走
别想在别处停留
用爱形成的针会禁锢你的
可别想逃跑请别想逃跑
这样惩罚会到
是要行鞭留下痕
或电流通血道
这样他可舍不得
千万别再刺激他
血红的味道
这样开始做业更好

四三二一
现在推开
这扇禁忌的大门
最最秘密的爱恋
(a ya ya che ke che ke a ya)
圆头钉会接受电流
擦出火花
刺激身体的最最最深处
(a ya ya che ke che ke a ya)

【我的弟弟】
【请看着我】
【别想要停留它处】
【我的爱意把你困住】
【如此美妙的事】

四三二一
现在推开
这扇禁忌的大门
最最秘密的爱恋
(a ya ya che ke che ke a ya)
圆头钉会接受电流
擦出火花
刺激身体的最最最最深处
(a ya ya che ke che ke a ya)

(四三二一现在推开 这扇禁忌的大门)
哥哥的傀儡啊
绝对会保护他
爱形成念针
放入弟弟脑中
(最最甜蜜的爱恋)
别怕
一点都不疼
哥哥会保护着你
绝不让你受伤
(最可爱的傀儡娃娃 有谁创造 谁看着银发的人偶在笑?)
黑色的发缠绕住的
是谁?
转身回眸一笑
如此美好
微笑只给一人

弟弟正睡着
天刚刚破晓




(我是如此希望伊奇能有歌啊,哎...)